taisuo Brand

泰索品牌

行业资讯

首页 > 泰索品牌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深度】“日本制造”的招牌又砸了一个 百年神钢为何走向造假?影响波及全球

发布时间:2017-10-18

短短一周,日本神户制钢(Kobe Steel Ltd. 下称神钢)造假事件波及的企业名单从最初的200家扩大到500家,涉及行业横跨汽车、公共交通、航天航空、防卫、电子IT、能源等多个领域。

  事件伊始,这家日本第三大的钢铁公司承认,篡改铝铜制品强度、尺寸数据,造假产品流入约200多家企业,部分违规行为可追溯至十年前。三天后,又确认铁粉产品,及用于DVD和LCD屏幕制造的靶材料数据也经过篡改。截至于此,神钢造假事件的影响范围仍限于日本国内。

  该事件的负面影响很快突破日本边界,向海外多个国家辐射。神钢董事长兼社长川崎博,在10月12日首次公开面向公众致歉,警告称“已筛查出国内外的可疑案例”,但“钢铁制品不在其中”,篡改数据主要限于铝铜业务。

  造假事件发生后,神钢与高田、东芝、日产、三菱等日企一起被列为“日本制造”走下神坛的佐证。

  然而,川崎博在一夜之间收回了上述声明。神钢承认其核心钢铁业务也牵涉造假行为。当时该公司又曝出九起违规案件,其中四起涉及钢制品,确认泰国、马来西亚和中国存在神钢生产的违规铜管、铝合金线材、钢丝、特殊钢等产品。

  界面新闻记者在神钢官网发现,在其最新披露的九起违规案件中,位于中国的公司牵涉三起。苏州神钢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苏州神钢),江阴法尔胜(7.590, -0.02, -0.26%)杉田弹簧制线有限公司(下称江阴神钢)和神钢新确弹簧钢线(佛山)有限公司(下称佛山神钢)涉嫌铜板条、钢线产品的违规制造,共计向四家客户出货3862吨。违规行为主要有更改与客户约定的规格(尺寸)中的检验数据,以及未实施与客户约定的部分检验。

  “神钢事件对这边(中国的公司)的影响不是很大,所有的应对都是日本那边(总公司)。”苏州神钢总务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没有收到日本总公司关于此事的通知,“我们没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公司正常运作,生产和发货都在进行,产品品质是可以得到保障。并透露中国神钢将在近期扩建,但拒绝透露扩建时间和规模,“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过来看”。

  苏州神钢成立于2005年5月,是神钢铝铜事业部全资子公司,主营铜和铜合金材料的分切加工。

  “一切以神钢官网信息为准。”江阴神钢总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就造假事件无更多信息可以透露。在被问及目前公司是否在执行相应部门及产品的检查,以及客户回访时,该负责人表示相关内部核查、客户回访都会按计划、按预定的方式进行,相关进度将会在总公司官网披露。

  佛山神钢总务人事部王女士也表示目前就该事件无可透露信息,神钢官网已作披露,不再进行其他单独的解释,“只能说目前我们生产的产品都是没有问题的”。

  江阴神钢于2005年8月在中国成立,是一家主营汽车行业弹簧专用钢丝的中日合资企业。佛山神钢于2012年1月成立,是一家从事高级弹簧钢线业务的日资企业。

  AZ-China铝业分析师张猛在接受对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神钢在中国投资了一些加工厂,此次事件可能会对中国的原铝需求造成小小的利空。另一方面,对中国铝制成品的出口来说是利好。因为“目前中国在汽车用铝材领域做得也很好,完全可以满足日本汽车企业的需求说不定会抢占日本市场”。

  神钢事发后,日本本土产业和企业首当其冲。日产汽车、斯巴鲁、马自达等日本汽车企业率先表示自己使用了相关制品,随后三菱重工业、川崎重工业、IHI等重工企业也牵涉其中,连日本引以为傲的新干线(又称子弹列车,世界上最先进的高速铁路系统之一)也被曝出使用了问题制品,且不符合日本工业标准(JIS),甚至近日从鹿儿岛县种子岛宇宙中心发射升空的H2A火箭也受到牵连。此外, 日本防卫省表示问题制品或被用于生产自卫队的飞机和制导武器。福岛第二核电站也曾购入神钢制造的核反应堆零部件,但尚未使用。

  在日本境外,除先前披露的美国通用汽车(GM)、福特汽车(Ford)和全球最大客机生产商波音公司(Boeing Co.)外,目前已有30多家境外公司使用了神钢生产的问题制品,其中包括美国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 Inc.)、德国戴姆勒(Daimler AG)、法国标致雪铁龙(PSA)、英国劳斯莱斯(Rolls-Royce)和欧洲的空中客车(Airbus SE)。此前日立制作所透露称,神钢相关制品还曾用于为英国制造的部分铁路车辆。

  韩国现代起亚汽车和大韩航空成为神钢造假事件的最新受害客户。韩国《东亚日报》10月14日报道称,现代起亚的两款电动汽车使用了神钢的铝制部件和钢材,大韩航空则是因使用了波音提供的飞机零件而受到牵连,目前公司正在调查涉及产品的种类和规模。

  彭博社10月12日援引专家观点报道称,虽然目前没有任何客户提出神钢相关产品存在安全隐患,但该公司很可能会受到日本、美国等国投资者、客户、消费者和监管机构的诉讼。

  随着神钢曝出愈来愈多的新问题,其围绕于核心数据造假的丑闻也随之加剧。该公司应日本经济产业省的要求,计划在两周内汇总安全性验证结果,并在一个月以内公布事件原因和应对措施。

  神钢成立于1905年9月,至今已有112余年的历史,其影响力遍及日本各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曾供职于神钢。去年3月30日,安倍在一档自民党网络节目中提及刚进入神钢时的一段经历,当时他输错了钢管的尺寸数,造出了一大批长度过短的钢管,“本以为会被辞退,最后却没什么大事儿”。在神户制钢工作三年后,安倍进入政界。据新华网(33.140, -2.58, -7.22%)13日报道称,老东家造假丑闻曝光至今,正在备战大选、寻求继续执政的安倍未作任何评论。

  1995年阪神大地震,日本神户及其附近的港口城市受到了重创,神钢的绝地重生成为该地区复兴的标志,该公司也成为了引领(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工业革命潮流的重要角色之一,丑闻却与神钢如影随行。

  1999年,神钢被曝向敲诈者支付资金;2006年公司内部调查发现,旗下两家炼铁厂经常性篡改烟雾数据逾30年;2008年,旗下日本高周波钢业股份有限公司被曝在钢制品检验数据上作假;2009年,神钢董事长因卷入与地方议会选举有关的非法捐款而辞职;2016年,旗下神钢线材不锈钢有限公司出现了质量控制问题。

  一直以来,神钢以其能够根据要求开发合金专用材料,然后将其加工成高精度复杂形状的技术在世界各地深受汽车、飞机、武器和其他制造商的欢迎。由于近年来钢铁原材料成本过高,该公司2014年-2016年的销售额逐年下降,并实现连续两个财政年度亏损。

  因此,董事长川崎博在铝材上押下赌注,期望从对车身轻量、高燃油效率有要求的汽车行业中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他下令大幅度提高产量,但在能减少工作量的新生产系统上却投入很少。今年9月下旬,川崎没有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依然对媒体展示了他对铝业务的未来美好图景的勾画,对汽车用铝材的使用率会上升充满信心。

  神钢此前预测,截至明年3月的本财政年度合并净利润为350亿日元,预计可以迅速从去年的巨额亏损中恢复。但该事件可能带来的潜在替代,召回、索赔和其他相关费用,无疑将加重神钢的财政负担。

  造假丑闻还将影响神钢的盈利能力和融资情况。《日经亚洲评论》10月14日报道称,“处理丑闻的成本范围暂不可知,神钢可能会失去客户”,摩根大通证券的Kazuhisa Mori说。神钢资金方面的情况同样令人担忧,由于增长性投资,神钢已预计其自由现金流将连续第三年为负值。一方面,该公司约花费700亿日元来升级亚洲(用于制造轻型汽车的铝材)设施。

  Mori表示,如果神钢需要资金来为丑闻“买单”,融资方面将不存在任何的余地,因此公司可能需要收回增长投资。

  此次神钢造假事件牵涉包括神户制钢所管理层在内的数十名员工。神钢副社长梅原尚人表示,源于工厂“有对于完成出货目标的压力”,篡改数据并非个人行为,而是获得管理层默许,是公司整体性问题。

  由于交货日期的硬性要求,一线工人的工作量和压力增加了,并渐渐与在远处下达命令的管理层失去了联系。正是在这种不正常的设置,工人们开始伪造数据,并陷入了以欺骗来获得出路的恶习。《日经亚洲评论》10月15日的报道指出,神钢的案例表明了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市场越成熟,企业越想削减成本。

  神钢业务范围广泛,各大业务之间高度独立。以钢铁、铝、铜、焊接等构成的材料类事业,产业机械、工程机械、工程技术等构成的机械类事业和电力事业为三大支柱。

  这种独立的业务部门体系设置或为造假行为提供了“温室”。《日经亚洲评论》10月14日评论称,神钢这种以“专业化”的名义,致使每一个业务部门的人员和数据相互独立,很少与其他部门有交叉,从而在神钢整个组织内部产生了“筒仓效应”。“筒仓效应”是指,企业内部因缺少沟通,部门间各自为政,只有垂直的指挥系统,没有水平的协同机制。

  BBC 10月13日援引专家观点报道称,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增速的长期放缓是一个主要的因素,这迫使企业改变商业模式,并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日本宏观顾问公司(Japan Macro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Takuji Okubo)表示:“大型企业过去常生活在一个稳定,可预测且不断增长的市场中,但大环境发生了变化,一些公司可能诉诸于捷径。”

  为了“适应新的游戏规则”,日企开始集中精力进行重组,竭尽所能降低成本和拔高效率等痛苦的调整。东京富士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Martin Schulz表示,日本公司管理层急切地想得到理想的结果,“有时甚至不惜试探质量管理标准的底线”。

  他补充道,核心员工和管理人员的负荷已经达到极限,因此在某些情况下导致过度劳累和不当行为。此外迫于在海外开拓新市场以提高利润的需要,也为日企的那些海外子公司带来了其他问题。

日系车集体中招?日本第三大钢铁厂承认造假,日企的诚信神话遭现实重击,影响已波及全球


神户制钢爆出数据造假丑闻

8日,日本第三大钢铁联合企业神户制钢承认其伪造约2万吨用于飞机和汽车制造的金属检验数据,丰田汽车、美国波音飞机等都使用了问题铝制品。

根据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KOBELCO)发布的消息称,公司曾有组织地篡改部分铝制品的强度等性能数据并进行供货,部分违规行为从10年前就已经开始,涉及约200名客户,其中大部分为汽车用户,包括丰田、日产、马自达、斯巴鲁、三菱等车企均“中枪”。

今年8月底公司内部调查发现,旗下位于栃木、三重、山口3县的3家铝工厂和位于神奈川县的铜制品子公司长期篡改部分铝、铜制品出厂数据,冒充达标产品出售。上述这些涉事工厂在产品出厂前就已发现某些方面不达标,却在产品检查证明书中修改强度和尺寸等数据,以使检验证书符合客户规格。

目前的调查发现,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期间,神户制钢大约有2.15万吨铝和铜制品流入大批企业。其中,涉及篡改数据的铝制品累计发货19300吨、铜制品2200吨,以及19400件铝铸锻件。这些约占细分市场年销售额的4%。

值得一提的是,强度是零部件首先应满足的基本条件,是在外力作用下抵抗变形、断裂等破坏的能力。而目前,这些不合格的金属原料绝大部分变成了汽车的重要结构部件。

据透露,包括高级管理人员在内的数十名员工都参与了不当行为。此外,过去十年来的审查还揭示了其他伪造文件,以模拟数据满足客户要求……也就是说,十年前,神户钢铁已经开始造假。

对于此次事件,神户钢铁执行副总裁内藤直原在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歉意。目前,不合格产品尚未引起任何安全疑虑,公司将继续与客户合作来鉴定影响。

行业影响覆盖全球

神户制钢是日本主导钢铁生产商之一,日本国内顶尖的铝产品和铜产品供应商,也是日本第三大钢铁联合企业。成立于1905年,2007年该公司钢材产量为807万吨,世界五百强之一,排名39位。旗下业务涵盖钢铁、机械、工程、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在电子和信息系统方面都具有高科技业务,是以钢铁业为核心的综合性跨国公司。早在07年,神户制钢就生产出了世界上最强硬的铝合金,这种铝合金的可拉长度比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铝-锂合金还要长10%,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硬的铝合金,用途十分广泛,可用于赛车和航天飞机。

在2017财年一季度,未爆出篡改数据丑闻的神户制钢净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6%至4350亿日元;营业利润环比和同比分别激增118.0%和138.6%至303亿日元;净利润由2016财年一季度的亏损20亿日元转为盈利250亿日元,环比显著增长86.6%。

作为蜚声日本本土的铝、铜产品“百年老店”,神户制钢是相当多日系汽车品牌御用的材料供应商,据悉,神户制钢供应世界一半的汽车弹簧,也和一家销量规模巨大的航母级日本汽车制造商规划在美国组建合资公司,以满足美国对汽车铝板不断激增的需求。

随着神户制钢曾篡改部分铝制品的强度等性能数据并进行供货的消息遭曝光,部分违规行为甚至从10年前就已开始。让神户制钢一夜之间打落神坛。尽管神户制钢副社长梅原尚人致歉称:“深刻反省,表示歉意。”但一时之间,质疑和愤怒依然源源不断涌入这家昔日作为日企代表立足世界五百强之林的企业。

多家名企遭受波及

消息曝光后,与神户钢铁有合作的多家企业均遭受波及,而因数据造假对汽车行业造成的影响,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作为日本乃至世界排名前列的材料供应商,神户制钢可以说是大部分日系汽车品牌御用的材料供应商,甚至是不少美系、德系和中国品牌汽车的材料供应商,其在汽车零配件的产品就有不少,比如用来支撑发动机内气缸的往复运动的汽车阀门弹簧用线材,神户制钢就占据了世界上50%的市场份额。而高强度钢板、汽车铝板材方面也占据了极高的市场份额(其中汽车铝板材占据了日本市场50%份额),由此可见其产品如果出现质量问题,那么受到波及的汽车将不计其数。

在日本,丰田、日产汽车、斯巴鲁、马自达等企业先后透露在其各自的汽车中使用了神户制钢生产的铝制品。此外,本田、三菱汽车等其他厂商也正加紧进行核实。日本国土交通省10日要求日本各汽车生产厂商尽快确认自己是否使用了这批有问题的材料。

斯巴鲁2016年度在日本国内销售约16万辆。代表车型是运动旅行车“LEVORG”、运动型多功能车(SUV)“森林人”。

马自达2016年度在日本国内销售约20万辆,拥有小型车“昂克赛拉”、SUV“CX-5”等产品。

丰田8日也透露,部分车型的引擎盖和后备箱门使用了存在问题的铝制品。丰田汽车方面称,正在确认使用这些产品的车辆及可能带来的影响,据此决定今后对策。

各公司均表示,目前尚未发现安全性和耐久性的问题,但都在抓紧进行确认,而神户制钢产品数据造假的影响,也在逐步扩大。

日本《每日新闻》称,今后神户制钢将继续调查产品安全性,一旦确认涉及汽车安全性的重要零部件存在强度不足等问题,可能会升级为大规模召回事件。

影响延伸至航空国防领域

围绕日本大型钢铁生产厂商“神户制钢所”篡改部分铝产品和铜产品强度数据等的问题,除了息息相关的汽车行业,其问题波及范围也在被曝光后持续升级。

10日报道称,数据篡改问题已从汽车厂商延伸至新干线、航空航天及国防等领域。

JR东海公司发现该产品被用于新干线的台车零部件等,并称已经确认相关数据,问题产品的强度没有对运行安全构成危害,今后将定期检查车辆并适时更换合格产品。

日本多家主流媒体也曝出,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发现,这些数据造假产品已经被用于三菱重工业的子公司正在开发的部分日本国产小型喷气式客机“MRJ”,另外,三菱重工透露,其为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开发的H2A火箭也使用了相关制品。

不仅如此,报道所称10日从鹿儿岛县种子岛宇宙中心发射升空的H2A火箭也使用神户制钢的相关制品。据制造火箭的三菱重工业公司透露,火箭的一部分使用了铝制品,但确认技术层面不存在问题。三菱重工未透露详细信息,表示仍将调查是否用于其他火箭。

另一家日本企业斯巴鲁生产的飞机也使用了此次涉事的相关铝制品。据透露,斯巴鲁生产的飞机包括自卫队教练机以及美国波音中型客机“787”中央翼等。

最新确认的消息则是,这些问题产品甚至已流入日本国防领域。当地时间10月10日,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针对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篡改部分产品技术数据一事召开记者发布会,表示神户制钢伪造强度制品可能被应用到防卫装备上。三菱重工、川崎重工、IHI株式会社、SUBARU(斯巴鲁)四家企业确认,其生产的国防用品也使用了神户制钢所的问题铝制品,但是否有安全问题目前还在确认中。考虑到安全保障,经产省没有公布具体应用在哪种国防装备上。但防卫省承认,有问题制品被应用到飞机、导弹等部分防卫装备上。

预估到该丑闻将对神户制钢业绩造成重大负面影响,10日东京证券市场已出现大量抛售神户制钢所股票的订单。截止到当日上午10点,市场对该股票的抛售订单已达2700万股,远超买入订单的170万股,当天跌幅为21.3%。

造假缘由——按期交货不是借口

对于造假事件,神户钢铁副社长(副总经理)梅原尚人8日在记者会上坦诚,造假行为是有组织性的参与,包括神户制钢管理层在内有数十人参与了篡改一事。梅原尚人在记者会上谢罪称,“让大家担心了,很抱歉”。梅原还表示工厂“有对于完成出货目标的压力”,但他否认有来自总部上层的违规指示。

一夕之间,神户制钢这家日本百年钢企的威名扫地。意外之余,外界理所当然将之解读为日本制造业正在集体走下“神坛”的其中一例。截止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神户制钢的造假行为并非偶然。神户制钢所副社长梅原尚人在10月8日提到,部分产品从10年前开始就一直沿用篡改后的数据,篡改数据也并非个别人所为,而是获得管理层默许,是公司整体性问题。

此次爆出的铝、铜制品长达十年的造假,是基于成本压力还是企业漠视规则?不得而知。梅原尚人将其归结于按期交货的压力,并同时否认经营层曾因财务赤字向生产一线施压。但在长期造假的事实面前,“按期交货压力”这一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业内人士表示,无论基于何种原因,整个生产的过程管理肯定出了问题无疑。

值得一提的是,神户制钢类似篡改产品出厂性能数据、使之符合供货资格的劣迹并不是首次被曝。不仅此番在铝、铜制品中篡改数据,其他产品也有类似行为。

2016年6月9日,神户制钢所宣布,该集团下属的神钢不锈钢钢丝公司为减少次品数量,在过去超过9年的时间里,篡改不锈钢钢丝的拉伸强度试验数据,将不合格产品作为合格产品发货,影响热水器等家电及汽车等下游产品。

次品不锈钢钢丝的调查期为2007年4月至2016年5月,公司共发货带有符合日本工业规格(JIS)标识的不锈钢钢丝7400吨,其中不合格的钢丝共计55.6吨,占比0.75%。

而早在2008年,神户制钢的另一家子公司还被爆出违规丑闻,直接将未经过日本工业规格规定测试的钢材发货。

经过此番再度被曝光的篡改性能数据事件,神户制钢铝业务、甚至神户制钢未来的命运或都将蒙上阴影。

“日本制造”的世界级信誉正经受严峻考验

提起日本制造,很多人认为是“精益求精”的代表,“完美工艺”的化身。然而近年来,日本企业接二连三被曝“造假”。日本神户制钢爆出篡改数据的丑闻,问题产品涉及包括丰田、三菱、日产在内的众多日本制造企业。从汽车到新干线列车、从飞机到火箭,这些日本制造业引以为傲的领域,均在此次丑闻中“沦陷”。

这桩丑闻是对这家日本第三大钢铁制造商的一次打击,并且凸显出对检验和质量控制的更广泛担忧。不过,因此次造假丑闻而受到打击的可能不仅限于神户制钢一家企业。以高质量著称的“日本制造”,近年来正遭受到一连串造假丑闻的打击。

就在上个月18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在调查中发现了日产汽车出厂前的最终检查是由未被日产认定为正规检查员的“辅助检查员”实施的。日产汽车9月29日不得不宣布停止销售店铺库存的约6万辆新车。如果发现已出售的车辆也有上述违规问题,可能召回多达100万辆汽车。

今年6月,日本高田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八年以前,高田公司缺陷安全气囊的召回演变成了汽车业史上最大的安全危机。高田公司在今年年初承认,隐匿其生产的安全气囊致命风险长达15年,并同意向美国监管部门、消费者和汽车制造商支付共计10亿美元。截至2017年5月,本田、丰田、日产、宝马、奔驰、特斯拉等19家汽车制造商在全球市场召回汽车高达1.2亿辆。

去年4月份的三菱汽车“燃效门”也令日本制造业企业的信誉备受打击。2016年4月,日本三菱汽车工业公司承认,企业在燃油经济性测试中夸大了汽车的燃油效率,美化了油耗数值。据调查报告显示,三菱汽车修改燃效数据的行为已经持续了25年。三菱汽车不得已向日产公司寻求资金援助,最终日产公司同意以22亿美元收购了三菱汽车三分之一的股份。

日本神户制钢本次的被爆,是与东芝虚报利润、日产汽车“无资格检查”问题相通的失态,相继发生知名企业丑闻极有可能造成日本制造业整体形象下降,也让曾经的“日本制造”的世界级信誉遭受严峻考验。

虽然目前神户钢铁已成立调查委员会,并委托第三方开展进一步调查,同时表示,不合格产品尚未引起任何安全疑虑,但却引发了汽车界和消费者对汽车质量和安全担忧。另外,“高田气囊”事件给汽车界造成的巨大影响尚未结束,神户钢铁是否也会成为下一个“高田”?汽车界是否会面临新一轮的大规模召回?日本企业的诚信精神是否还存在?……这些问题,将随着这次神户钢铁的造假事件,再度牵绊大众的神经引发思考。


展开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